P9032154.JPG 

在寫這篇之前一定要先好好談談ORO這間傳奇的咖啡館

"只要是台南人大概都知道ORO"這句話並不誇張

ORO可說是台南市咖啡館的先驅

立下了許多的典範

例如ORO帶起了台南人吃BRUNCH的風氣

也引進了風靡義式咖啡的風尚

更樹立了一套標準的供餐系統

受到眾多咖啡館爭先效法學習

鼎盛時期全城更有五間分店

不過漸漸的ORO的陳老闆體認到咖啡是"手工業"

好的咖啡館不能大量複製

所以最後只留下隱身於竹溪街旁的這間

走過近20個年頭 換過多次的店面 經歷了多次的轉折與成長

自始至終ORO都保持著恬靜俐落 低調奢華的形象

無論是空間、家具、餐具、餐點、咖啡都極其講究

ORO也從不介意客人久留閒情

是許多人心目中咖啡館理想的首選

也是我個人成長的記憶

小時候每到週末都會跟著家人到ORO喝下午茶

不過現在的ORO唯一不同的是,人潮變多了 雜了

ORO已不是陳老闆心目中所夢寐的那間咖啡館

於是,相當有個性的陳老闆便把店給讓了

自己另起爐灶設立了DAWN ROOM咖啡館

所以ORO這邊 我也就漸漸少去了

直到今天原本要去A ROOM聊天 但因為早已客滿無法訂位

所以靈機一動轉向ORO 看看ORO是否依然把持著過往一般的水準

順便回想陳年舊憶

P9032146.JPG 

ORO的維也納咖啡一直是我的所愛

所以今天也就點了一杯

基本上ORO的咖啡除了早餐以外都是能再免費續一杯的

所以實質上我喝了兩杯

雖然外觀上有著小小的變化 或許是奶油呈現的感覺

但感覺上味道沒有多大的改變

技術有續留下來很叫人開心

其實ORO一直以來都很在乎咖啡的品質與整體的氛圍營造

所以如果對這間咖啡館的歷史與背景不甚了解的話

可能會被一些人看作是喝氣氛的

但ORO的用心實則是需要慢慢去體會的

用心到什麼程度呢?

就連冰咖啡的冰塊都是用咖啡凝結成的冰以防冰塊溶化會使咖啡淡掉

目的就是希望顧客能坐久一點 咖啡喝到最後一刻還是其應有的樣子

但這些細節不是三兩下就能體會出來的

可能還會有人嫌咖啡的冰塊太多呢

P9032150.JPG 

點心的部分我點了小時候相當鍾愛的可酥

記得以前吃的可酥只是簡單的酥皮鋪上了雪白的糖霜就相當味美了

今天ORO所供應的可酥則含有內餡 並且附上奶油與紅豆泥相佐

很巧妙的是 在口感上的層次雖然豐富許多

卻沒有脫離原始的香氣與口味

滿嘴間的記憶又瞬間湧現了

此外 小時候因為比較愛吃(現在好像也一樣 只是裝不太下)

所以點心的部分我也經常點海鮮千層麵以及燻鮭魚三明治

基本上都相當好吃

這也是ORO少數提供的餐食之一

因為ORO相當專注於咖啡與飲品的部份

正餐也只有兩種義大利麵"以防萬一"

除此之外並沒有太多的餐點可供選擇

這些料理反而是搭配飲品的配角

使的ORO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咖啡館"

P9032156.JPG 

P9032157.JPG 

以前的ORO內裝前衛頗具參考價值

所以禁止拍照

現在則商業化許多

並不介意部落客多來拍照做做文章

所以我今天也就大方的拿出了相機做了影像的紀錄

基本上在內裝的部份後來的經營者並沒有做太大的改變

除了一些畫作與飾品移到了現在的DAWN ROOM

無論是空間的格局 甚至是員工的制服上都沒有太大的改變

從大片的書牆就可以來看

從我小時候開始就大手筆佈置的整套小說、漫畫、高價的套裝書、外文時尚雜誌、書報

即可想見當初老闆想要把客人"留下來"的用心

這點堅持無論是在ORO的哪一個時期都是一樣的

不過咖啡館的氣氛與氣息是有些許不同了 這點可以感受得到

或許是碳培咖啡的味道使然吧

P9032158.JPG 

這是二樓的部份

雖然說現在的ORO已經異主

而且是如此的商業化

(就連火車站前的LED看板都有廣告 以前的ORO是連招牌都很難看到的)

但是卻還留有一個同樣的空間

留著同樣的味覺可供人回憶

感覺上也蠻好的

(感覺很少有一間店可以讓我那麼多話)

 

台南市南區竹溪街70號

06-213-9999

營業時間:9:00~22:00

(早餐時段人潮眾多須現場排隊候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ve Lino 的頭像
Steve Lino

Steve Lino's Gourmet & Living Studio

Steve L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杯裏金
  • 一間店,加上了回憶
    整個感覺都會變得鮮活了起來阿
    更難得可貴的還是保留了以往的種種
  • 是阿
    尤其那些感覺是一直延續下去的
    比如那清水模 那巴台 那Y CHAIR 那水瓶 那書牆
    無論店面在如何遷移
    基本上那些元素與氛圍是永遠不變的

    Steve Lino 於 2010/09/19 01:01 回覆